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古剑淫谭】(三)

                             第三章看到风晴雪被压在身上的山贼干得兴奋不已浪叫连连的模样,站在一旁的两名妖化山贼早就急不可耐,却见风晴雪眼神媚惑的看着他们两个早已经兴奋的暴涨的大肉棒,淫荡的舔着嘴唇招呼着他们两个,急忙挺着肉棒就围拢过去

  那名骑坐在风晴雪身上的妖化山贼正埋着头卖力的抽插着,他只感觉风晴雪濡湿的淫荡蜜穴就好像吮吸着他的肉棒,细密的软肉褶刮弄着暴涨的肉棒上敏感的楞沟,这样极致的刺激让他爽得身体一阵阵的颤抖,没几下便让这个已经数月未曾体会过女人蜜穴滋味的妖化山贼到了射精的边缘,从插进风晴雪湿漉漉的淫荡蜜穴里的肉棒上传来的射精冲动让妖化山贼爽得直抽冷气,然而面对好不容易才主动送上门来的女人,尤其是像风晴雪这样绝世罕见的淫荡美女,这名抢先享受风晴雪身体的山贼怎么会如此轻易的就在风晴雪淫荡的蜜穴里射出精液,将这名生性奇淫而身材性感的美女拱手让给同伴?

  要说以风晴雪花月之姿,加上娲皇痴女的淫荡身体,以往这些山贼面对这样极品的美女时根本坚持不了这么久不射,然而自从服下了以前山大王炼制的漱魂丹后,这些山贼们的肉体开始异化,此时每个妖化山贼的肉棒都已经暴涨到足有婴儿手臂粗细,而顶端的龟头更是紫涨的像是随时都会爆炸,高昂着挺在面前,这些同样已经妖化的肉棒对敏感的刺激已经变得异常迟钝,而妖化后的山贼们个个都充满了可怕的力量,换做一般女子根本无法承受这样的粗大肉棒暴风骤雨般的轰击,但是让已经痴女化的风晴雪看来,只有这样粗暴野蛮的抽插才能满足她淫荡的身体。

  “喂喂,你不要自己一个人占了这个骚货的身体,我们都还没玩过这么淫荡的美女呢,你倒是换个姿势,让我们也一起玩玩!”一个山贼套弄着自己已经兴奋的快要爆炸的大肉棒,一边急不可耐的催促将全身紧紧压在风晴雪白皙的美体上的同伴换个姿势:“这女人身上可是有三个肉洞呢,你这么霸占着她的身体玩可是浪费了剩下两个肉洞呢!”

  正在卖力的抽插风晴雪蜜穴的妖化山贼此时正将头埋在风晴雪高耸的美乳间深邃的乳沟里,一双化作毒刺的双手正深深的陷入白皙丰满的乳肉不断地扭动,还不时张开嘴将风晴雪的一只美乳衔在嘴里,锋利的尖牙刺进白皙的乳肉中,剧烈的疼痛反而给拥有娲皇痴女身体的风晴雪以更强烈的刺激,她兴奋的尖叫着,一边张开玉臂环抱住山贼的头颅,将他正在野蛮的啃噬自己乳肉的血盆大口紧紧的压在自己的乳峰上,而那个山贼趁势享受着身下美女温香软玉的怀抱,也放缓了刚才激烈抽插的力道,让自己沾满风晴雪透明淫液的粗大肉棒开始在风晴雪被大大撑开的蜜穴里慢慢抽动研磨起来,坚持着不让自己的精关失守,根本没工夫去理会身边同伴的催促。

  粉嫩敏感的乳珠被噙在山贼尖锐的牙齿间轻轻啃啮着,而山贼布满肉钩倒刺的鲜红舌头则不断搅动舔舐着乳珠周围白皙的乳肉,被妖化山贼这样的刺激着敏感的身体,风晴雪很快便再一次兴奋起来,被山贼舔舐过的乳肉很快便泛起兴奋的粉红色,她一边快美的娇喘起来,一边又淫荡的扭动着纤细的腰肢,迎合着山贼粗大的肉棒的每一次抽插,让那根足有婴儿手臂粗细、将她两瓣紧闭的阴唇大大撑开并不断捅进翻出,硕大的龟头更是每一次都深深的捅到风晴雪紧致的蜜穴深处,一直捅到从未被同伴甚至是悭臾开垦过阴道最深处的敏感处,强烈的刺激让风晴雪柔嫩的蜜穴软肉不断因为兴奋而收缩着,紧致的阴道肉壁紧紧的包裹着妖化山贼的粗大肉棒,粉嫩诱人的蜜穴里分泌出的晶莹淫水更是被大肉棒在蜜穴里的大力抽插而捅得四下飞溅。

  “啊啊啊啊  你的大肉棒捅得  啊  捅得晴雪好舒服啊  唔  好棒啊  呀啊啊好充实好满足  爽死晴雪了  咦啊啊  ”风晴雪被妖化山贼异化的双臂紧紧缠绕在怀抱里,妖化山贼庞大的身躯紧紧的压在风晴雪白皙美艳的玉体上,将风晴雪两条修长白皙的美腿夹在臂弯里,而妖化山贼更是兴奋的挺动腰肢,让自己的大肉棒在风晴雪的蜜穴里进进出出,两颗足有鸡蛋大小的黝黑睾丸更是随着肉棒的抽插而激烈碰撞在风晴雪被压得向上高高翘起的美臀软肉上,两人性器官交合处溅落的汁液夹在山贼的睾丸和风晴雪的美臀上,随着冲击而不断发出淫靡的啪啪声响,这样的声音更是刺激得两个在一旁看着的山贼兴奋不已,欲火高涨,恨不得推开正独享风晴雪美妙肉体的山贼自己扑上去,然而正在享受风晴雪身体的妖化山贼远比他们两个强壮,两名山贼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同伴和风晴雪激烈的性交场面套弄肉棒,而正满足的享受着风晴雪玉体的山贼则抽插的更加卖力,粗大的肉棒每一次都深深的捅进风晴雪的蜜穴深处,将她光滑平坦的小腹硬生生顶得凸起一大块,风晴雪发出无比娇媚的淫荡呻吟,诱人的娇躯更是被妖化山贼狂暴的抽插捅得紧绷起来,柔软的纤腰向上高高拱起,而美艳的女体更是因为一波又一波兴奋的高潮而不断痉挛起来。

  妖化山贼野蛮而狂暴的抽插猛烈的冲击着风晴雪紧密诱人的蜜穴,异化的粗大肉棒每一次都更加深入的捅到风晴雪敏感的蜜穴深处,无比的充实和变态的满足感让风晴雪变得无比兴奋,她双颊绯红娇喘连连吐气如兰,一副沉迷于肉欲的淫娃荡妇的骚浪模样,与她从前身为灵女时那种冰雪清纯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此时的她已经忘记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只是渴望着能有更多的大肉棒来填满自己空虚的身体。

  “大肉棒  晴雪还要更多的大肉棒来操人家的身体  你们两个也一起来玩弄风晴雪小骚货淫荡的身体吧  ”风晴雪一边娇喘连连的享受着压在身上的山贼大力的抽插,一边舔着嘴唇满眼渴望的盯着两个山贼已经快要膨胀到爆炸的粗大肉棒,兴奋的浪叫道:

  “来嘛,晴雪要给山贼大爷们舔舔大肉棒,让山贼大爷们用肉棒狠狠的操烂晴雪淫荡的小骚穴吧!”

  “妈的,看你们操的这么爽,我们也想一起玩弄你这个小骚货啊,可是这家伙一个人霸占着你的身体,我们想玩也玩不到啊!”一个山贼羡慕的看着压在风晴雪身上的山贼,出言抱怨道。

  风晴雪闻言忽然娇媚的笑道:“原来你们不是这个家伙的对手啊,我倒觉得这家伙虽然力量够大,可是玩起人家的身体完全没有什么技巧嘛,只是凭着一股力气猛干,弄得人家现在不上不下的好难受啊,我帮你们一下,不知道你们三个一起上的话,能不能满足人家淫荡的身体呢?”风晴雪说完,忽然双臂双腿如蛇一般紧紧的缠绕住正将她压在身下猛干的山贼,娇躯忽然一旋,却见那名身材粗壮的山贼庞大的身躯竟然被身材修长苗条的风晴雪反压在了身下,不等那名山贼反应过来,风晴雪纤手已经握住那名山贼粗大的肉棒,将它对准自己已经沾满了激烈交合时分泌出的乳白色淫液的微张蜜穴口,两条白皙的美腿轻轻岔开,娇俏的身躯一坐到底,却见那根沾满了风晴雪淫水的粗大肉棒顿时整根没入风晴雪的蜜穴,只听反被她坐在身下的山贼一同发出满足的呻吟声,风晴雪性感的娇躯猛地绷紧,昂起头发出一连串快美的淫声浪叫,白皙的美臀因为痉挛而急速的撞击在山贼的大腿上,蜜穴里汹涌而出的淫水顿时随着风晴雪的娇躯乱颤而沿着山贼的大腿汩汩滴落,顿时将两人身下弄得一片狼藉,而浪叫不止的风晴雪却还没有忘记那两根还没有用过的粗大肉棒,淫媚的看着两个山贼笑道:“现在你们可以尽情的玩弄风晴雪小骚货的淫荡身体咯  啊  ”

  “妈的,看来真是个欲求不满的小骚货呢,主动送上门来求操不说,还帮着我们一起玩弄她,这么久没碰过女人,没想到一上来就能玩到这样的极品呢,这小骚货的手艺真他妈好,比山下那些妓院里最淫荡的妓女套弄得都爽  ”两个山贼一起兴奋的拥到风晴雪面前,却见风晴雪坐直身体,一边扭动腰肢,让被她骑在身下的山贼粗大的肉棒不断冲击着她的蜜穴深处敏感的蜜肉,一边主动伸出戴着黑丝手套的双手,握住两个山贼的肉棒一左一右套弄起来,看着风晴雪卖力的套弄自己兴奋的肉棒,眼里露出满足的淫媚之色,两个山贼都爽的倒抽冷气,一个山贼满足的对另一个山贼说道。

  “嗯啊  我大哥就很喜欢晴雪给他套弄肉棒呢  他说晴雪戴着戴着黑丝手套套弄肉棒的丝滑感觉要比世界上任何一个美女的蜜穴都要更加舒爽刺激呢  ”风晴雪听到两个山贼议论着自己套弄肉棒的技巧,一边继续同时套弄着两个山贼伸到自己面前的粗大肉棒,一边无比兴奋的说道:“喔  好舒服,用力操  每次我大哥还有苏苏、兰生他们在我和红玉还有襄铃的骚穴里面射精之后,我们三个女人就一人套弄一个男人的肉棒,比赛谁能先让自己套弄的男人的肉棒最先恢复起来  啊啊啊啊,操烂晴雪的骚穴吧  结果不管是谁的肉棒,只要是被晴雪套弄的,总是能最先重新硬起来呢!”

  “妈的,你的骚穴肉壁紧紧夹住子的肉棒,每次捅到深处都感觉紧的好像处女一样,让老子操起来这么爽,没想到早已经是一个人尽可夫的淫荡骚货呢,妈的,竟然玩到一个淫贱的烂货,算了,看在你的身体让老子操的这么爽的份上,而既然你也经验丰富,老子也就不惜香怜玉了,看我这根大肉棒怎么干烂你这个淫妇的骚穴吧!”听到风晴雪娇喘连连的说着自己的淫荡历史,被她骑在身下的山贼哈哈的怪笑道,说着,忽然双手紧紧扯住风晴雪两条白皙的美腿,粗暴的将它们向两边猛地一扯,只听风晴雪满足的长吟一声,却见那根大肉棒已经深深的捅进风晴雪的蜜穴里,而这名山贼也不再怜惜,继续发力猛扯着风晴雪的双腿,将她的身体一下一下的扯向自己,而那根一柱擎天的肉棒就如同狂风骤雨一般猛烈的冲击着风晴雪的蜜穴,风晴雪舒服的连声娇喘起来,淫水如同决堤的洪水般喷涌而出,夹在风晴雪的美臀和山贼长满阴毛的小腹间,被肉体撞击时发出黏连的汁液声响。

  “不要只是用手套弄,你这个小骚货也用嘴帮大爷们爽一爽,弄得爽了,大爷们就用肉棒让你也爽翻天!”一个山贼看着风晴雪被身下的山贼操的浪叫连连,云鬟雾鬓的臻首不住兴奋的摇晃着,披散开的秀发随着她娇柔的身躯的颤抖而不住轻舞飞扬,而胸前一对丰满白皙的美乳也随着身下山贼狂暴的抽插而不住的上下娇颤不止的淫荡模样,忍不住兽性大发,咽了一口口水,劈手揪住风晴雪披散开的秀发,粗暴的将她白皙的脸颊扯到自己已经兴奋不已的粗大肉棒前,一边用自己腥臭的大肉棒啪啪的敲击着风晴雪白皙的脸颊,一边淫亵的说道。

  “真是粗壮的肉棒呢  晴雪小骚货好喜欢这种沾满骚臭味道的大肉棒呀  就让晴雪用嘴来伺候山贼大爷的肉棒吧  ”风晴雪一边抬起头用无比清纯的眼光眨着眼望着恶狠狠扯住自己头发的山贼,一边却无比淫荡的主动握住山贼顶在自己俏鼻鼻尖的肉棒,檀口微张,主动将山贼的骚臭肉棒顶端含进了嘴里,仿佛享受美味一般卖力的吸吮咂弄起来。

  那名山贼只感觉风晴雪的口腔温暖而润滑,紧紧的包裹住自己已经许久没有清洗过的龟头,无比精心的吮吸着,感受着风晴雪灵活的香舌在口腔里转着圈刮弄着肉棒棒身上敏感的楞沟时带来的极致刺激,以及贝齿不经意间刮过龟头上敏感的马眼时的酥麻感,那名山贼很快就舒服的大叫起来,却见他索性双手紧紧压住风晴雪的臻首,把风晴雪的嘴当做蜜穴一般大力抽插起来,粗大的肉棒将风晴雪的红唇大大撑开,风晴雪不得不鼓起腮帮,才能勉强将山贼的粗大肉棒整根含在嘴里,妖化山贼粗大的肉棒散发出骚臭的味道,刺激着风晴雪不断分泌出津液,很快就将山贼肉棒上的污垢浸泡下来,随着山贼的猛烈抽插而不断吞咽进胃里,而山贼的肉棒顶端则不断顶在风晴雪的咽喉软腭上,风晴雪还从没有被人如此深喉的玩弄过,激烈的刺激让她不由得一阵阵干呕起来,蠕动的咽喉软肉反而将那根在风晴雪嘴里四下乱捅的肉棒更加深入的吸进喉咙深处,直把风晴雪呛得剧烈咳嗽起来。

  妖化山贼见状反而更加兴奋,死死地按住风晴雪的臻首,直将她的脸紧紧的贴近长满阴毛的小腹,随着肉棒越来越深入,强烈的呕吐感和窒息让风晴雪痛苦的呜咽起来,颤抖的双手搭在山贼的两腿上,想要将他向外推开一点,然而妖化山贼却毫不怜惜的死死压住风晴雪的头,任凭她娇弱的美妙女体剧烈的颤抖着,而正在风晴雪陷入被动之时,却见另外一个被风晴雪黑丝手套玩弄到快要射精的山贼看到同伴们上下一起玩弄着风晴雪的肉洞,再也把持不住,将自己的肉棒从无力握紧的风晴雪的手中拔出,挺着肉棒快步走到骑坐在山贼身上的风晴雪背后,趁着舒服的抽插着风晴雪小嘴的山贼将风晴雪向前压去的力度,猛地一压风晴雪的颤抖不止的双肩,让她瞬间变成了俯身趴在身下的妖化山贼身上的淫荡姿势,风晴雪,正无比舒爽的抽插风晴雪蜜穴的山贼也配合着他用双手拨开风晴雪两瓣诱人的美臀臀肉,让风晴雪还没有被山贼们玩弄过的娇嫩菊门清晰的暴露在第三个山贼面前。

  “唔唔唔唔唔  ”风晴雪似乎没料到第三个山贼竟然会趁着自己最狼狈的时候偷袭自己被玩弄过最少的菊门,而且妖化山贼粗大的肉棒远比以前玩弄过她菊门的肉棒都要恐怖的多,她根本想不到被这么粗大的肉棒捅进菊门里会是怎样的情形,却见她嘴里被妖化山贼的粗大肉棒填满,眼神里却是极度的痛苦之色,勉强侧过脸看看着第三个山贼正将肉棒对准自己被大大拨开的菊门,连一点润滑的准备都没有,就要挺着粗大的肉棒猛捅进娇嫩的菊门里去,风晴雪惊恐的呜咽起来,然而正在抽插她小嘴的山贼也毫不怜惜的再次将肉棒向她嘴里捅去,风晴雪惊慌的挣扎起来。

  “哈哈,这个小骚货的后面就让我来玩了!”妖化山贼双手紧紧搂住风晴雪不堪一握的纤腰,挺着青筋暴起的粗大肉棒,让硕大的龟头抵着风晴雪光洁娇嫩的菊门,妖化山贼轻轻挺了挺腰,暴涨的紫红色龟头就已经磨蹭着风晴雪唯一一个还没有被人玩弄过的肉洞,粗壮的肉棒棒身就开始沿着风晴雪娇嫩的菊门和紧窄的肠道向里慢慢捅入,感受到另一根恐怖的肉棒正逐步没入自己最敏感的肉洞带来的充实满足感和一丝异样的变态快感,风晴雪正艰难的吸吮着肉棒的口腔里香舌搅动的速度忽然加快起来,让那个正挺着肉棒猛操风晴雪小嘴的山贼爽得大叫起来,他忽然伸手抓住风晴雪胸前一对美乳大力揉捏,白皙细嫩的乳肉在山贼的大手中被肆意挤弄成各种形状,敏感的乳珠被山贼捏在指间大力揉动,风晴雪柔弱的娇躯不禁一阵哆嗦,玉体的痉挛让她的蜜穴软肉肉壁也不免跟着一阵收紧,正躺在风晴雪身下扯住风晴雪修长双腿猛力抽插风晴雪蜜穴的山贼正操得刺激,忽然感觉到蜜穴中湿润紧致布满细微肉褶的肉壁忽然蠕动着将他整根肉棒都紧紧夹裹起来,仿佛正吸吮着他的肉棒一般,本来正大力抽插得顺畅的肉棒忽然受到了极大的滞力,无论是抽出还是插入,山贼粗大的肉棒都被风晴雪紧致的蜜穴紧紧夹住,细密的肉褶温柔的吞吮着山贼肉棒上暴起的青筋,一股极强的吸力正将山贼的肉棒不由自主的向风晴雪蜜穴中吸进,这样温润的刺激让身下的山贼乐不可支,索性停止挺腰,任凭风晴雪娇柔的身躯骑在他身上主动上下,让蜜穴吞吐着他的肉棒。

  而借着这个动作,挺着肉棒顶在风晴雪菊门的山贼也顺势猛地发力,粗大的肉棒毫不怜惜的撕开风晴雪菊门,沿着风晴雪温热的肠道一捅到底,两根山贼的大肉棒就这样隔着一层薄薄的软肉一进一出的反复抽插起来,爽得两个山贼都是一阵哆嗦,而娇嫩的蜜穴和菊门同时被两个山贼恐怖的大肉棒猛力抽插的风晴雪却苦不堪言,本来她就被插进喉咙里的大肉棒呛得咳嗽不止,而捅进菊门里的大肉棒没有经过一点润滑,粗大的肉棒直接撕裂了紧窄的肠道肉壁,鲜艳的血丝附着在山贼的大肉棒上,被抽插着风晴雪菊门的肉棒反复插拔,疼得风晴雪唔唔呀呀的连声大叫起来,似乎想说什么,却被大肉棒堵在喉咙里说不出来,只能无力的摇晃着臻首,娇柔的身躯剧烈的颤抖着,承受着两根山贼的大肉棒在蜜穴和菊门里面一进一出的猛力抽插。

  “啊啊啊  这个骚货的小嘴舔得老子好舒服!”“妈的,这个小骚货的乳珠每次被刺激到蜜穴里的软肉都会夹紧一阵子呢,真是一个淫荡的女人  ”“这女的看起来很痛苦,可是这一阵阵闷哼声却这么淫荡,心里面不知道有多爽呢。”三个山贼一边卖力的玩弄着风晴雪身上每一处诱人的肉洞,一边爽得大叫道,三个山贼都发力猛操着风晴雪淫荡的身体,风晴雪性感的娇躯被夹在三个野蛮粗鲁的男人身体间,白皙的臀肉光滑的小腹和美艳的面颊同时被男人的小腹猛烈的撞击着,被碰撞得不断发出淫靡的啪啪声。

  “不行了,这骚货的嘴上功夫真不错  哦哦哦,要射了!”正抽插着风晴雪小嘴的山贼忽然感觉到风晴雪舌尖用力一挑,香滑的小舌就沿着山贼的肉棒根部向上猛地一刮,一直舔到肉棒棒身的顶端,敏感的肉棒冠状沟受到舌尖这样的刺激,那个山贼第一个忍不住,肉棒猛地一颤,一股腥臭的精液顿时从暴张的马眼中喷射而出,风晴雪刚才只是在窒息的恐惧中不经意的使出了红玉教过她舔弄肉棒的技巧,却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嘴里的肉棒猛地一抖,一股散发出腥臭味道的热流就从插进喉咙深处的龟头顶端喷射出来,还来不及吐出肉棒,那股浓稠的精液已经沿着风晴雪的喉咙一直喷射进风晴雪的胃里去了,妖化山贼爽得死死压住风晴雪的头,风晴雪娇俏的鼻子紧紧顶着妖化山贼浓密的阴毛,被呛得不住咳精。

  而与此同时,正一同卖力抽插风晴雪蜜穴和菊门的两个山贼也爽的把持不住,两人一起用力,两根粗大的肉棒已经一同深深的捅进了风晴雪的体内,空虚的身体同时被两根粗大的肉棒一同填满,这样极致的刺激让风晴雪舒服的嘤咛一声,美目微闭,娇躯猛地绷紧,昂起头发出一连串急促的娇喘闷哼声,白皙的玉体剧烈的痉挛起来,而那两个山贼也顺势将浓稠的精液一滴不剩的灌进了风晴雪淫荡的体内,三个人一同发出了满足而舒服的长嘶,却见风晴雪身体猛地一颤,已经被刺激得晕迷了过去,美艳的玉体娇羞无力的缓缓瘫在了山贼身上,嘴里含着爽得瘫倒在地的山贼的肉棒,而蜜穴和菊门却还沉浸在极致的高潮余韵中不断痉挛收缩着,大股浓稠腥臭的精液正沿着被大大撑开还未闭合的蜜穴和菊门汩汩的向外流出。

  (待续)

     14145字节

  [ 此帖被jyron在2014-12-05 00:00重新编辑 ]

fyzw88@126.com